欢迎进入合肥市金湖中学

品德与学业起飞科普与创新共进
您的位置:首页 > 科研课题 > 自育自学

用智慧、勤劳传承和发扬陶行知教育思想

编辑日期:2010/8/29   作者:张新文   点击次数:
                        —读《何炳章教育文选》有感
                         江正荣
   暑假期间,我们再次拜读了《何炳章教育文选》,如若宝山。何先生勤于思索,笔耕不辍,无论是工作目标的确定,还是工作方法的采纳;无论是对学校中观管理上的指导,还是对教师教学工作上的中观指导思想。何先生都形成了自己的教育思想,而且何先生的这些教育思想颇有独到之处,具有本地教育特色。再次拜读后心中充满了崇拜之情,真正的有着极高天分,渊博学识、开阔胸襟和孜孜追求的教育家形象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没有“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大爱,没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义,没有“敢为人先,争创一流”的大志,岂有教育家的光辉形象,何炳章先生不正是这样的教育家吗?
一说起教育家,人们就会想到中国从古代到近代有孔子、韩愈、朱熹、蔡元培、陶行知等,而西方也有柏拉图、苏格拉底、夸美纽斯等不少大教育家。到了当代,在一些人看来,好像只有西方有教育家,像布鲁诺、苏霍姆林斯基等,而中国几乎没有。其实不然,何炳章先生几十年如一日,无论是教育战线上的普通一员,还是走上领导工作岗位,他都挚爱着教育事业,从没有放弃对教育教学工作的研究和探讨。何先生是个学而不厌、独辟蹊径,颇有建树的我们本土教育家,他的教育理论对学校的教育教学都有指导作用,也可以说,拿起来就可以用。《何炳章教育文选》为安徽教育界提供了切实可行的教育理论指导。
何炳章先生不仅有自己的教育理论见解,而且在教育界有较大的影响,他是一位教育理论与实践兼而有突出成就的人。他专题研究独创中国特色教育理论的伟大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及其天才般的办学实践—晓庄学校(师范)文章。他运用辩证的历史的眼光,采取比较教育的方法,深刻地理解了陶行知,尤其是对陶行知的“生活教育”理论进行了全面而又深刻的阐释。他借鉴大教育观建立多层次、多阶段、多内容的综合开发的现代教育新格局;借鉴创造教育观,开拓创造教育新思路;借鉴教师观,提高师资队伍素质。提出了诸多涉及陶行知及其晓庄历史地位和现代价值方面的崭新观点。何炳章先生通过多年的研究和实践,形成了自己的教育思想体系,其精华是以“中观指导”论和“自育自学”论为核心的“十二论”教育理念。何炳章先生立志于把自己建立的教育理论实施于教学实践中,所以身体力行,不遗余力地推行自己的教育教学理念,躬身实践于教育实验当中。
陶行知的教育思想“教学做合一”,强调教育的法子要根据学的法子,学的法子要根据做的法子。而何炳章先生在传承的基础上发扬了对现今教育更具有指导意义的教育理念:教学教学,就是教学生学会自学;教育教育,就是教学生学会自育。何炳章先生是依据自己对教育的这种独特理解,利用相关学校自发参与的形式,开展了教育实验研究。我们有幸参加了何先生的“自育自学”—引导自学型课堂结构实验,也因此多次同何先生在一起听了许多堂别开生面的课,更有幸聆听何先生的多次评课和理论讲座,真是受益匪浅。何先生走进课堂听课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总是走入学生中,参与到学生的讨论中,抓住一切有利时机,探讨教育理论体系,完善课堂教育教学研究。他还不失时机地给我们实验老师和学生以极大的鼓励。记得有一次听课结束,何先生走上讲台,对一位在课堂上发言的女生评价:你就是未来的外交部部长,是吴仪式的人物。这样的褒奖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是多大的影响啊!同时也让我们这些听课者震撼,适时的表扬对一个人的成长是多么重要。实践证明,何先生的引导“自学型”课堂教学对语文课教学的指导作用是不言而喻。同时在教育教学实践中,我们感到了何先生在传承和发扬陶行知教育思想的精髓之处。
从《主持合肥实验学校整体教改随感录》诸篇中,我们看到了何先生的人生追求和价值取向;从创办实验学校“十年磨一剑”的艰辛历程中,我们看到了何先生的科学探索和韧性战斗精神;从合肥实验学校的许多资料手稿中,有对学校改革的整体构想,有对学生或对某节课的评价,我们更看到了何先生对教育事业浓浓的炽热之情。他风雨无阻,从不间断到学校与老师一起学习、研讨、看课、评课,这是对教育事业的何等执着的追求!何先生钟情于教育,有一种陶行知式的“教育瘾”。一天不吃饭可以,一天不关心研究和思考教育不行。为此他感到业余时间不够用,感到过的很实在,活得很自在。可见他是怎样的以苦为乐,自得其乐的!现在,我们学校的教育教学管理都是从何先生的教育理论中演变而来的,尤其体现在教学管理上的“六个二”。
60多年前,大教育家陶行知曾大声疾呼,要解放儿童头脑,解放儿童双手,解放儿童的嘴,解放儿童的眼睛,解放儿童的时间,解放儿童的空间。这“六大解放”是陶行知主张教育现代化,要义是做自由人。何先生在此基础上提出了—从课堂结构的真正改革抓起,以期达到教育目的:还原人。《学记》说:“教亦多术矣。”在今天的形势下,“术”可理解为教学艺术和教学技术。何先生阐述教学艺术是教师多年教学经验的结晶,是教师日常教学的一种升华。一种“灵气儿”和“神来之笔”。或深入浅出,或引人入胜,或发人深省,或给人启迪,点化之功,事半功倍,可以燃起学生学习的热情和兴趣,可以化腐朽为神奇。教学艺术贵在创新,教学技术的变革也是一种教育创新。陶行知曾感慨,教育家精神的核心,其实是创新精神。今天在我们身边的何先生就是致力于基础教育研究探索的具有创新精神的教育专家。他在“观念紧缺”论中指出“观念可生金,思路即出路”道出了正确观念的决定性作用。同时向教育工作者提出:不能不断更新的教育观念的教育是很难与时俱进的教育者;不能普及科学的教育思想的教育界是潜伏危机的教育界。
基础教育与我们“幸福生活和美好未来”的实现紧密相关,创新需要吸收国外的先进教育理念和现代技术,但更需要我们本土的优良传统和经典经验。何先生文选中多次提出了教育创新,“科研决定”论真正给教育工作者指出了如何去走自主创新的路。教育是事业,需要奉献;教育是科学,需要钻研;教育是艺术,需要创新。何先生提出:“教改实验产生出类学校,教育科研孕育拔萃教师。”尤其对年轻教师提出了向老教师学习,努力掌握教育规律,自如地运用教育技能,能够使每一名学生都喜欢你,崇拜你。何先生在指导我们进行“自育自学”实验课时指出:教师对问题的理解要独到、有建设性,创造教学氛围,鼓励学生大胆假设,提出不同意见,正确对待“钻牛角尖”的学生,重视学生的各种学法,充分发挥学生的主动能动作用。要求实验教师要博学多才,应将世界科技发展的最新动态、成果应用到教学中,将现在科学前沿知识结合到现实生活里,拉近科学与生活的距离,把古今的社会文化、人文文化、自然文化清晰展现在学生的面前。并要求实验教师对“自育自学”的五个环节改进发展,和我们共同探讨在具体的课堂上,有的环节拓展延伸,有的环节可略去等,何先生的一言一行无不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陶行知以“爱满天下”为毕生信条。后来他创办“晓庄师范”,创办“育才学校”,最重要的动力仍是博爱,爱是陶行知毕生事业的灵魂,他以宗教般的虔诚歌颂爱、实践爱、创造爱。何先生能够把握教育发展脉动并提出具有前瞻性的教育理念:育人起点上的“异步提高”论。提出关注全体学生是教育教学成功的前提,“异人”,“异步”,“异起点”善于发现“穷困生”身上的闪亮之处给予肯定、表扬、鼓励、唤醒他们心底里的自尊、自信,诱发上进心的激情。何先生在文选中就“差生”和“后进生”的说法也作了阐述。教师要热爱学生,把学生看成自己的儿女手足,“学生第一”课堂教学必须要以学生为根本,教学必须要以学生的自主发展、自主学习为前提,教师讲的再好,教学设计再妙,都不能替代学生的自主学习、自我提高。从他的育人观念中无不流露出他对弱势群体和教育公平的极大关注。他那先进的教育思想,非凡的创造能力,不愧为当代的教育家。
创新人才不是依循传统灌输式教育模式培养出来的,如何因材施教,使学生个性获得充分的发展则是当代教育工作者所面临的问题。为此,何先生提出了教师成长上的“自我造就”论和自我提高上的“视学为命”论。教师首先应当具备学习能力,以开放的态度吸纳各种知识,形成良好的判断力;在教书育人过程中,不能抱守成见,囿于一己之论,而应当鼓励学生表达独立的见解,启发学生对知识的好奇心。从而培养探求新知识的精神。何先生说:“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如果不能视学为命”不仅影响自身价值的实现,而且影响下一代的培养,影响民族的未来。所以,身为人师者,身为教育者,尤其要“为命而学”:为自身的生命添光彩而学,为肩负的重大使命(培养祖国未来)出色完成而学。”教师读书,既可以保持教学的“源头活水”,保持职业不倦不殆的活力,又可以保持心灵的润泽、灵魂的高尚,从而使自己成为一个有思想、有智慧的教师。何先生的理论要义,我们认为正是在陶行知的“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影响下,传承和发扬起来的,并向教育工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何先生不拘于行政,社会等多方面的束缚,有独立治学的精神;有“不唯上,不唯书,不唯洋,不唯众”的勇气;有传承和发扬中外历史上教育家的精神文化的热情。热爱培养人的工作,热爱孩子,热爱年轻人,相信人的力量,相信教育的力量和作用,对教育的工作和价值抱有信念。他就是“第一流的教育家”!
 
 
                          (作者单位:合肥市金湖中学)